贝索斯卸任亚马逊CEO: 在全球反垄断潮中投身商业太空- 刘楷的博客-2021加油

贝索斯卸任亚马逊CEO: 在全球反垄断潮中投身商业太空

『记录点滴,记录成长,记录工作,记录生活,记录人生。』
   
首页>> 故事 >>贝索斯卸任亚马逊CEO: 在全球反垄断潮中投身商业太空

图虫创意-915064179996360781.jpeg

编者按: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棱镜(id:lengjing_qqfinance),作者/王凡,创业邦经授权转载,图源:图虫。

美国当地时间2021年7月5日,亚马逊创始人杰夫·贝索斯(Jeff Bezos)正式卸任首席执行官一职,转任执行董事长。

担任CEO的27年间,亚马逊以颠覆者的姿态席卷零售业,从一家在线书店演变为“售卖一切”的庞然大物,并演化出平台模式,吸引独立第三方商家入驻。在成为综合网络零售商的同时,亚马逊还拓展云计算、在线广告业务。而当人们以为它只专注于线上时,亚马逊又以137亿美元大手笔收购全食超市,形成线上线下一体的巨型平台。

2020年疫情期间,亚马逊总市值迈入万亿美元大关,如今达到1.8万亿美元。贝索斯的个人财富也节节攀升,上涨125倍,成为全球第一位个人财富超过2000亿美元的顶级富豪。

但万亿帝国正在面临新挑战,除了全球监管部门的多重反垄断调查,还有竞争对手在云计算业务上的奋起直追。随着贝索斯的卸任、原亚马逊云计算业务主管安迪·贾西(Andy Jassy)的走马上任,更多的谜题尚待揭开。

错过早期投资,巴菲特称低估贝索斯执行力

1994年刚起步时的亚马逊并不被人看好,还曾遭遇互联网泡沫冲击,股价一度暴跌九成。巴菲特曾经对作者表示,错过在早期投资亚马逊的机遇,源自小看了贝索斯的执行力。

在亚马逊进入图书市场之前,线下两大书店巨头B&N和Borders占有图书市场33.28%的市场份额,即便在亚马逊上线之后,两家书店的占有率依旧逐年提升,在1998年升至42.17%。

急需资金弹药的贝索斯在1997年决定让创立刚三年的亚马逊火速上市。团队在12天之内准备完招股书,几乎是当时同类准备时长的三分之一。在招股书里,亚马逊提及互联网行业的竞争残酷和护城河缺乏,以及其他实体书店正在推出网上书店的行业变局。如今,亚马逊一个季度的收入,已经超过美国整个图书行业一年的总收入,并在当年招股书中提及的“网上书店”模式之外,增加了Prime会员、Alexa等新技术开发和商业模式。

创业初期的亚马逊虽然得以上市,但严重亏损、负债率高,叠加科技股泡沫破灭以及911恐怖袭击的多重冲击,股价在华尔街的看空报告中,曾从最高100美元下跌近九成,公司债券也以“垃圾级”出售。2002年,巴菲特就曾购买过亚马逊9830万美元公司债,以期以有利条件在亚马逊经营不善之际,实现债转股。但随着亚马逊图书品类价格优势显现、邮寄及时性以及围绕图书品类的兼并收购展开,亚马逊图书业务出现爆发式增长,营收从1995年的51万美元增长至2000年的27.62亿美元,相比之下,线下书店的年均复合增长率仅有4.7%。

在贝索斯的经营下,亚马逊净利润和经营现金流在2003年转好,债券价格上涨,并逐步偿付长期债券。巴菲特在2005年渐渐卖出持有的亚马逊公司债,也再未找到以心仪价格入股的时机。

回顾当年,巴菲特曾坦言:“我太蠢了,没有意识到它的价值增长潜力。我没想到贝索斯在当时那样的规模下能够取得成功,我真的低估了贝索斯的出色表现。”

《巴菲特传记》作者、《奥马哈先驱报》前财经主编Steve Jordon表示,巴菲特常以美国汽车行业的发展来讲解投资科技公司的难点。在汽车业发展初期,人们就已经同意这是优于马车的先进体系,但经过几十年的发展,只有三家品牌最终留下来。“关键不是知道科技是否先进,而是能够选到那个最终能够留下来的赢家。”

新CEO持股不足0.1%,曾执掌云计算

尽管卸任CEO,但持股超过10%的贝索斯仍是亚马逊最大的股东。新任CEO安迪·贾西在高管激励机制下被授予的61000股普通股,将分10年发放,而他目前在亚马逊的占股仅为0.02%。

一家公司的创始人在卸任首席执行官一职后,继续深度参与公司的战略决策并非没有先例。2000年,44岁的微软创始人比尔·盖茨将首席执行官一职交棒给史蒂夫·鲍尔默(Steve Ballmer)后担任微软董事长。在2014年,比尔盖茨辞任董事长一职后,还是以技术顾问的身份,协助新任CEO纳德拉。

贝索斯的接班人、新任CEO安迪·贾西来自于亚马逊云计算业务条线。

他成长于纽约,曾就读于哈佛大学。1997年,也就是亚马逊IPO的第一年,安迪·贾西加入了公司。贾西曾经表示,他之所以加入,是因为亚马逊有“比成为书商更伟大的目标”。当时,亚马逊的销售额为1500万美元。

2003年,也就是亚马逊年收入涨至40亿美元之际,贝索斯聚集高管探讨如何发展更多科技基础设施服务,而不仅仅成为一家网络综合零售商。安迪·贾西支持这样的方向,并认为亚马逊的工程师“在各自为政地重复造轮子,没法规模化”,亚马逊云服务可以解决这样的问题,提议可以向其他企业提供未使用的计算存储和服务。

随后,安迪·贾西开始带领57人团队开发云计算业务,逐渐成为Airbnb、Slack、奈飞等知名创业公司的云计算服务商。在成为CEO之前,贾西掌管的云计算,已成为亚马逊利润贡献最高的业务。

但也不是没有挫败。2019年11月,微软爆冷获得了五角大楼高达100亿美元的“联合企业国防基建”(JEDI)云项目合同。亚马逊败北,被认为是改变云计算行业格局的重要决定。但就在安迪·贾西走马上任的第二天,美国国防部却意外宣布取消此前和微软签订的合约,改为一份由多云计算运营商参与的新合约,并向微软和亚马逊等云服务商重新征求提议,被认为或许两大巨头都可分得一杯羹。这无疑让亚马逊扳回一局。

在全球反垄断潮中投身商业太空

随着亚马逊季度营收突破1000亿美元大关,大象起舞中,亚马逊正面临公众和监管越来越多的审视,这都是新任CEO安迪·贾西亟待解决的难题。

疫情期间,亚马逊的电商业务就曾饱受诟病。一方面,曾经有第三方卖家对作者抱怨,亚马逊在疫情期间优先入仓配送口罩等必需品,让人措手不及,导致大批货品无法入仓,曾出现递送延误或无故冻卡的情况。一批第三方卖家在现金流压力下,转投沃尔玛等竞争对手;另一方面,亚马逊对一线员工的保护不足,导致去年3月到9月间,1.9万一线员工确诊或推断为新冠感染,受到舆论谴责。

此外,安迪·贾西另一重难题,来自于全球监管机构对亚马逊的多重反垄断调查。

在美国本土,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(FTC)新任主席莉娜・可汗(Lina Khan)在业内的成名之作,就是其 2017 年在《耶鲁法学评论》上发表的一篇题为《亚马逊反垄断悖论》的论文。曾有学者评论称,这篇文章点出平台经济的商业模式,超越以价格为中心的消费者福利理论框架假设,让人们意识到,信息优势,可能让竞争成为不可能。

除了美国之外,欧盟监管机构对亚马逊提起了反垄断指控,认为其使用从卖方处收集的数据来获取不正当的竞争优势。德国主管竞争事务的机构联邦反垄断局表示,正在调查亚马逊是否拥有“几乎不可挑战的经济实力地位”,以及是否“横跨不同市场营运”。如果查实,该机构将可能会尽早采取行动禁止亚马逊可能的反竞争行为。

在内部信中,贝索斯写道,“成为亚马逊的首席执行官是一项深远的责任,且费时费力。当承担这样的责任时,很难将其他精力放在其他事情上。作为执行主席,我将继续参与重要的亚马逊计划。”

57岁“退休”的贝索斯还有新的征程。在卸任首席执行官一职之后,他也开始将更多精力投身蓝色起源、地球基金等其他商业计划和个人爱好。蓝色起源(Blue Origin)是贝索斯主导的一家商业太空公司,2000年成立,已经拥有了近 600 名员工。贝索斯曾经表示,会每年减持大约10亿美元的亚马逊股票,为这项颇为烧钱的初创企业提供资金。

蓝色起源计划通过自研的“新谢泼德”(New Shepard)火箭来完成整个载人飞行,这种火箭能够重复回收利用,从而降低火箭的发射成本,让普通人的太空旅行成为可能。

贝索斯宣布,将于7月20日亲自乘坐“新谢泼德”完成该公司的首次载人航天任务。


×

感谢您的支持,我们会一直保持!

扫码支持
请土豪扫码随意打赏

打开支付宝扫一扫,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

分享从这里开始,精彩与您同在

打赏作者
版权所有,转载注意明处:刘楷的博客-2021加油 » 贝索斯卸任亚马逊CEO: 在全球反垄断潮中投身商业太空

网友评论(0)